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文化服务 >> 文物景区 >> 正文
谢六逸墓
贵阳市文化新闻出版广电局网站 http://www.z-dancer.com | 更新时间:2018-01-24 14:12 |浏览次数: | 来源:贵阳市文化新闻出版广电局 | 字体:【大】【中】【小】

在贵阳市黔灵公园八角岩西麓半山中华圣公公墓地有谢六逸墓,墓座东向西,封土长约3米,宽约2.5米,高约1.5米,墓前有碑,上刻“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四月吉日”,中部刻“谢公六逸之墓”,左下刻“男:开荣,女:开志,华、德、明、新奉祀”。1999年被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
谢六逸(1898—1945),号光燊,原籍江西,笔名有无堂、宏徒、鲁愚等多个,贵阳人,著名文学家、教授。生于贵阳一个仕宦人家,祖父谢朝燮,拔贡生,曾任湖南永新县知县。父亲谢森初曾任湖南沅陵、贵州都匀等县知县,他5岁在家庭训,13岁入达德学校高等(小学)部,15岁入贵州省立模范中学,19岁参加省官费留日会考,20岁进入日本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科,但爱好所至,潜心学习日本及欧美文学。24岁毕业回到上海,到商务印书馆编辑所任编辑并加入文学研究会,参加新文学运动。25岁到神州女校任教务长。28岁神州女校停办后受聘于复旦大学,任中国文学科教授,以后又任暨南、大夏等校教授。民国19年(1930年)创办复旦大学新闻学系,任主任、教授。他提出“新闻即史,新闻是政治的一个变种,同时又有文学成份”的观点。指出 “新闻记者,必须具备史德、史才、史识三个条件”,并兼任上海《时报·小春秋》副刊,《立报·言林》副刊编辑,积极推进新闻学运动,多得郭沫若、老舍、郁达夫、郑振铎、赵景深等撰稿,以清新、精悍、犀利创“言林体”之风。“九·一八”事变后,经胡愈之推荐主编进步刊物《国民周报》,以“开天窗”的形式抗议爱国有罪。该年与神州女校基督徒教员鲍歧结婚,婚后共育子女六人。民国26年(1937年)“七·七”事变后,随同复旦、大夏联合大学内迁,回到贵阳,先后担任大夏大学文学院院长,贵州大学中文系教授,贵阳师范学院国文系主任,主讲《中国文学史》、《文学批评》、《国文教材及教法研究》等课程。他知识渊博,讲解细致入微,深受学生敬佩,并与蹇先艾等人发起组织“每周文艺社”出版“每周文艺”,联合文艺界爱国同胞成立“中华文艺界抗敌协会贵州分会”致力于抗战文艺宣传。民国31年(1942年)应文通书局华问渠邀请,出任文通书局编辑所副所长,主编《文讯》月刊,与所长马宗荣一起,聘请苏步青、竺可桢、张奚若、张孝骞等112人为编审委员。汇聚抗战后方的学术界重要学者,先后出版了《大学丛书》等数百部新书,成为抗战文化的一大壮举。由于在学术界声誉卓著,民国31年(1942年)底,国民政府让他出任贵州省第二届临时参议会参议员。在此期间,他敢言人所不敢言,敢行人所不敢行,抗战末期,针对贵州省主席杨森提倡所谓“短衣运动”禁止人民穿长衫一事,他在报上写文章抨击,指出这是侵犯人民自由,杨森看到这篇文章,大为恼火。从那以后,“短衣运动”虽然仍在提倡,但长衫衣不再被剪。 民国34年(1945年)8月8日,谢六逸病逝于贵阳师范学院寓所。终年46岁,他死后家里只剩残书满架,穷得连棺材也买不起,多亏华问渠捐赠棺材,才得以入土为安。

谢六逸一生清苦,勤于著书育人,身兼数职,为养家活口,忙碌奔波,最终因病逝世,他的死,结束了一位爱国正直知识分子的一生,文坛教界莫不痛悼,同声一哭。郭沫若、茅盾、郑振铎、叶圣陶等都写文章追悼。茅盾在《忆六逸兄》一文悲愤地写道:“不幸而生当这翻天覆地的大时代,当一名教授养不活家,于是不得不兼职,不得不花时间精力于粉笔、黑板、办公桌,不幸而又‘书呆气’太重,在贵阳那样一个投机活跃的市场,他却在喊生活无出路。当他的学生们有好多已经飞黄腾达,而他却有所不为——这就是他‘活该’抑悒以死的全部‘罪状’!”

谢六逸的生命是短暂的,在短短的46年中,从21岁开始著书,将自己的所学所著用之于社会,服务于人民,拯救国家民族,他指出:“文学是民族精神的表现”。在文坛教界,他对中国新文化运动做出的贡献,使之不愧为“日本文学权威”、“外国文学研究家”、“中国新文学的开拓者”、“文坛宗匠”、“教界耆宿”、“名教授”等称号,一生出版译著达500多部,共计约500万字。